第2章绿珠侍酒案前

qsnfj2010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xbqg.com,最快更新沉舟侧畔最新章节!

    这时唐国税刚从厕所里踱出来,一边拉着裤子拉链一边笑着说:“其实卫生间也可以哟。”陆家璇骂道:“操!你要愿意,在旁边沙发上都可以!

    总之,出来玩,大家要开心。还有酒可别喝多了,要不办事的时候不爽利!”陆家璇大喇喇的躺在沙发上,一个“少爷”跪在他旁边,在单上记录着他点的酒水和果盘。

    我心里对即将进来的女孩子突然充满了期待,身体的某个部位突然开始发胀,这时候红姐进来了。

    和许多老鸨的形象一样,她是一个30多岁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进来就和陆家璇,唐国税以及林工商打成一片,看得出他们的熟络。

    红姐给我、黄记者和刘老师递了名片:xx集团客户经理凌红。红姐还在笑吟吟黄记者啰嗦些什么,陆家璇已经不耐烦的催她了:“好了好了,有什么话你们待会开房说,快把女孩子带进来,你没看到我兄弟都在等么?”

    红姐抚掌笑道:“人家和这位老板投缘说几句你都等不及?好好好,我马上把女孩子叫进来,各位老板,稍等片刻。”须臾,房门打开,莺莺燕燕进来一群衣着性感的女孩子。

    在我们几个面前站成一排,仿佛操练过一样,一齐鞠躬,腻声道:“先生们晚上好!”紧接着又好像部队报数一般。

    从左起第一人开始,踏前一步,鞠躬道:“先生晚上好,我来自湖南。”她甫一退后,边上的女孩子又踏前一步,鞠躬道:“先生晚上好,我来自四川。”

    之前吃饭时,林工商曾感言道,他经历欢场无数,窃以为此种烟花之乐的精髓,就在于挑选女孩子的时候,既有好奇心,又有权力感,比起之后ooxx的例行公事来,这个时候更令他兴奋。

    陆家璇和唐国税击节叫好,深有同感,这一排女孩子多是齐腰长发,肌肤白净,五官端正,妆浓裳香。

    那些穿超短裙的是小天使,年龄偏小一些,而身材更修长的女孩子则穿着黑丝长裙,裙子开叉很高,露出一条条雪白颀长的大腿,正是价钱更贵的花仙子。

    这些女孩子如果单拉一个出去,随便扔在那个学校或单位里,说不定都可以成为校花、科花级的人物,然而在这里,却不能提起陆家璇唐国税等人的兴趣。陆家璇懒洋洋的看了一遍,左右问道:“有没有合适的?有合适的就留下,没有就换下一批。”

    刘老师喉咙里骨碌了一声:“现在选了,等下可以换么?”林工商坐在他旁边,闻言拍了拍他的肩膀:“随时换!怎么,老刘,看上哪一位了?”女孩子们听到他们的对话,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了刘老师。

    那刘老师估计比我还初哥,也许从来没有受到这么多女性目光的注视,瘦瘦的脸上飞起两团油亮的红晕。他指着一个女孩子:“你先留下。”那是一个小天使,长的很活泼,与她稚龄的脸蛋相比,她有着丰满的乳峰。

    那女孩子嫣然一笑,乖巧的坐到刘老师的旁边,温柔的靠在他身上。刘老师有点手足无措,想竭力镇静,却不禁摆出了一副师道尊严的矜持。旁边的林工商笑道:“原来老刘喜欢童颜巨乳啊。来,我鉴定一下,是不是用了魔术胸罩。”

    他老实不客气的把手伸向那女孩子的胸脯,色迷迷的摸起来:“哇,真才实料啊!”那女孩子娇嗔道:“不来不来,你当着我男朋友欺负我!”她伏在刘老师的怀里,撒娇道:“男朋友,他欺负我!”

    刘老师男子汉保护欲一下被激发起来,也放松下来,搂着她裸露的纤腰,哄道:“我兄弟和你开玩笑呢。来,男朋友疼你。”──他所谓的疼,只不过是把手伸进了女孩子的衣服里。

    “你好坏哦。”女孩子娇声道“待会再来好不好轻点,痛拉!”不知不觉间已经换了五批女孩子了。

    黄记者和林工商都挑好了自己中意的,我和唐国税则表示还想看看,红姐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老板,这些都是我给你们留的最好的了。

    你看这个138号,身材多好?200号也是,多可爱啊。还有这个“如果只剩下我还没挑的话,依我的性格,很可能就信了红姐的话,在最后这批女孩子中挑一个算了。

    但唐国税却立起了眉目,当场就翻了脸:“少废话,我和我兄弟看不上!让你换你就换!”红姐满脸赔笑:“好好好,您的满意我的心意。马上就换,女孩子们,撤。”女孩子们一鞠躬:“祝先生们有个愉快的夜晚。”鱼贯而出。

    陆家璇挑起大拇指:“老唐,够男人。我都不敢这么呵斥她。”唐国税点着一支烟,腿架在桌子上晃呀晃,呲牙笑道:“她老板我都敢骂,何况她。”他吐了一口烟,瞧了我一眼“这逼就这样。

    兄弟,我骂了她以后,她肯定有好货色拿出来,你待会就知道了。”果然再进来的一批女孩子,人数比刚才几批都少,只有寥寥七八个,但却让人眼前一亮。我只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眼睛就立刻停留在了左起第三个女孩子的身上。心脏仿佛霎时间停摆,突然又砰砰砰的狂跳起来。

    她看脸蛋也就十八九岁,身材亭亭,凹凸有致,就像刚刚成熟的蜜桃,既香甜又带着点诱人的青涩,又像清晨的鲜花,有着少女那种特有的如朝露般的青春蓬勃劲儿。一头乌黑的长直发,妆化的不是特别浓,明眸皓齿,姣好的面容仿佛工笔仕女。

    明明在风尘中,她的脸上却几乎看不出风尘味,就好像邻居家的漂亮女儿俏生生站在你面前,只要你一个选择,就任你缱绻缠绵。我承认,我一下丧失了抵抗力。

    连她们自我介绍都还没开始,我几乎是立刻站起来,指着她:“我要这个!嗯,你是多少号?“也许是没见过这么急色的客人,她的脸上露出了微微诧异的表情,旁边的女孩子看看她,又看看我,嘴角边抿着笑意。

    红姐也楞了一下,笑道:“老板这么激动,是不是找到梦中情人啦?这个女孩子还真漂亮,连我都喜欢。”

    我望向她,她一双如星如漆的眼睛也望着我,一时间竟呆住了,红姐脸上笑开了花:“133号,赶快过去。别光是眼神交流。”唐国税哈哈大笑:“说的对,最重要的是身体交流。”

    陆家璇笑道:“老唐也是个粗人,知道什么叫灵与肉么?”她白皙的脸上微微发红,看着我的眼睛走了过来。只觉身边一阵幽香,我整个左臂已被她抱在怀中,曼妙的身躯紧接着依偎了上来。她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眼睛调皮的眨了一下,轻轻说道:“我们坐那边去吧。”

    如在梦中般跟着她来到边上的一张沙发上。左臂一直被她紧紧抱着,走路的过程中,不时触到她的胸脯,虽然肘部触觉不甚敏感,却依然可以感到那迷人的酥软。陆家璇嚷道:“小丫头坐那么远干嘛?”她笑道:“我们想说悄悄话不行么?”

    陆家璇是个流氓,却也算个绅士,他讪笑道:“行!只要你让这位傅先生高兴了,坐到天边都可以。我告诉你,这位傅先生可是个斯文人,你可不要吃了他哦。”她小嘴一撇:“我还怕他吃了我呢。”

    唐国税哈哈笑道:“你们互相吃!你一口我一口慢慢来。“她没有回话,只是靠着我,仿佛一个老朋友一样问我:“工作累吗?”“还行。所以周末出来放松一下。”“呵呵,你喜欢来这里放松呀?”

    “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对了,怎么称呼?”“我叫璎珞,你可以叫我珞珞。”“樱桃的樱?”“不是啦,是这两个字。”

    她手指蘸了点芝华士,在桌子上写了“璎珞”两字,她的字迹很秀气,手指翘如兰草,说不出的好看。我捉住她的手,她的手柔软而温润,忍不住轻轻把她的手背在唇边吻了一下,赞道:“腕凝霜雪,美人如玉,确实人如其名!”

    她一下笑了起来,任由我抚摸她的手背,眉眼弯如新月,说不出的妩媚。“那你呢,你叫什么?”我犹豫了一下,她挑了一挑纤细的眉毛:“可以不说的哦。没关系!你要是不说呢,我就叫你男朋友好了。”我没有再迟疑,对她说道:“我叫傅亮直。”

    我也蘸了点酒,在桌上她名字旁写下了我的名字。她看了一下:“哦,是这个"亮直"啊。”然后眨眨眼,抿嘴笑着,不说话。

    我好奇道:“在想什么?”她笑了一笑,声音低低地说了一句:“君子亮直,行不柔僻,奈何做章台之客?”我楞了两秒:“你是中文系的啊?”她眼中的狡黠更甚,说道:“没什么,我夸你名字取的好。”

    小丫头还想骗人?好歹我也是个办公室秘书,你真以为我是个粗鄙之人?既然你如此说了,我也索性放开:“卿本佳人,如非秦楼楚巷,岂能一亲芳泽?”

    她怔了一怔,眼眸闪烁着,仿佛在重新打量我,然后咯咯笑了起来,柔声道:“咱们别掉书袋了,最重要是开心,不是吗?”

    我做了个额头擦汗的姿势:“你总算给穿越回来了,我很开心。”她又被我逗笑了,我望了一眼她裸露着的修长的腿,身体有些发热。

    这时候红姐早已退了出去,每个人身边都陪着一个青春俏丽的女子,一时间软语娇声盈耳,冰肌雪肤厮磨。飞燕舞于掌中,绿珠侍酒案前,好不风流快活!陆家璇搂着一个女孩子唱着相思风雨中,那个女孩子果然长得很像霍思燕,非常的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