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每次梃入

qsnfj2010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xbqg.com,最快更新沉舟侧畔最新章节!

    除了最近投骰子运气实在太臭,恐怕神仙眷侣,也莫过于此。璎珞来后,我夜夜求欢,她任我索取了几日,却怕我太过沉湎,淘虚了身子,便想出一个掷骰而决的办法:每天晚上我有一次掷骰子的机会,掷出五点或六点便可鱼水情深。

    话说这三分之一的机会也不算小,我欣然同意。第一次就掷出一个满满的六点来。志得意满的将她揽入怀中,酣畅淋漓的醉了一把春风,然而从此之后,手气奇臭无比,连个四点也掷不出来,尽是些阿二阿三的小点。璎珞每回看我气急败坏,扮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掩嘴偷笑。

    她离开声色场所,休养了几天之后,气色又好了许多,肌肤白里透红,容颜愈发娇妍。今日已经是我掷骰不得的第四天了,此时灯下再看佳人,更觉得她青丝如檀,眉横远山,眼波流转间不尽风流,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冲动的妩媚。

    “快吃呀!发什么呆?”她娇嗔道,给我碗里夹了一块鱼。“秀色可餐,更甚于佳肴。”我心痒难搔,忍不住用脚尖在餐桌底下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脚。

    她瞧了我一眼,笑道:“奈何某人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好事不能两全也。”我恨道:“就算按概率,今日我也应当鸿运当头,翻回本钱了!”

    边说边把手放到她大腿上抚摸。她用筷子敲了一下,道:“快吃饭!”一时吃毕。她收拾了碗筷进了厨房,等洗擦干净,出来时却发现我已洗了澡,拿出骰子欲掷,顿时俏脸生晕:“才7点多,你就要掷骰子了?”

    我咬牙道:“熟能生巧,我先练习一下。”她不禁莞尔,拿了一本杂志,坐到沙发上,翻几页书,又看一看我,含笑不语。我专心掷骰,还画了张表,详细记录每次结果,钻研之刻苦认真,不输高考学子。

    她笑问:“你画表做甚?”“此乃科学统计。你就乖乖的等着束手就擒吧!”我头也不抬,挥笔记录。“哈哈,小女子拭目以待。”她笑着起身,自行洗漱去了。

    世事就怕认真,一番研究,还真被我发现了两条规律:其一,每当连续掷出小点之后,下一把就有较大几率掷得大点。

    其二,以我掷骰子的手法,如骰子拿在手中两点朝上,掷出五点或六点的机会较大。我如获至宝,反复求证,此时她已经从浴室出来,穿着睡衣,坐到我边上,笑道:“推算出天机了么?”

    体香沁鼻,温玉在侧。我不禁咽了一口口水,抬头望她,当真如仙子出浴一般楚楚动人,即使睡衣宽松,亦能瞧出她酥胸娇挺的轮廓,再瞥到她雪白纤细的足踝上那一圈红影,一股火登时从小腹下熊熊烧起。

    刚好这时已连续数把未掷得大点,我便扣住骰子,暗使二点朝上,长声笑道:“且看我翻云覆雨手,一掷定干坤!”将骰子往桌上一抛,顿时两个人四只眼,都盯在那滴溜溜打转的骰子上。──四点!“还好这把是练习!还是练习,哈哈!”我一把攫了那天杀的骰子,几乎要把它捏碎。她嗔道:“赖皮。”眼波又娇又媚,任由我打混过去。我跑去洗了手,合十祷告,将那满天神佛过路丁甲大慈大悲观世音爱神阿佛洛狄忒都念了一遍,这才将骰子又一次扣在手中,二点朝上。

    “这一次如何说?”她笑道。“买定离手!”我吹了一口气,掷出骰子,心忖若天再不遂人愿,也只好做做那霸王硬上弓的勾当了,却没想到一下力气使大了,那骰子掉下桌子,骨碌碌直滚到璎珞足边,却不知道是个几点。她低头看了一眼,雪足微拨。

    我慌忙一把将她拉到怀中:“不许作弊!是几点?”她笑道:“你赢了。”定神一看,果然那骰子斜斜倚在她鞋边,却是个五点朝上!

    我欢呼一声,亲在她颊上。“你的科学统计,不过如此”她本想讽刺两句,却发现我浑身火热,已化身人狼,挣扎道:“啊在在这沙发上么”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睡衣已被我脱掉,圆翘丰满的胸脯顿时落入我的掌中,柔软而充满弹力,令人爱不释手。

    我吻着她嫣红的乳尖,手继续解她的裤子,一直把她脱得寸缕不着,雪白粉嫩的身体上仅剩右足踝上那一条细细的红绳。她被我压在沙发上,气喘吁吁道:“这才几天怎么这般干柴烈火?”

    手却拨开了我的睡衣的前襟,轻轻嘬舔着我的乳头,不时温柔的咬上一口。那种细细的啮噬感使得我异常兴奋。便也脱了衣服裤子。饥渴已久的yīn茎勃如怒龙,立时硬邦邦挺了出来,璎珞纤手盈盈一握,反复把玩。

    丁香小舌却依然在我胸腹上漉漉舔弄,温暖湿润的气息喷在肌肤上,酥痒难当。我被她弄得气息粗重,口干舌燥,见她从胸往小腹慢慢嘬吸,手不由在她头上轻轻按了一下。

    她笑了一声,已知我心意,使坏般咬了我一下后,舌尖在我小腹由上至下蜿蜒划出一道水痕。

    渐渐将螓首埋到我双腿之间。我双手抱着她头,只觉一条带着点凉意的柔舌在我guī头上微微一抹,旋又绕到那肉菇腹侧,漉漉舔舐。

    我喉头闷哼尚未停止,女孩已经顺着那勃挺粗壮的茎身,无比爱恋的舔了几个来回。她在那翘得高高的肉菇上温柔一喙之后,抬头笑道:“喜欢么?”我吸了口气,呻吟道:“好喜欢,爱死了!”

    她眉眼盈盈,俱是笑意:“它吐口水了。”纤长兰指在那沁出透明粘液的马眼上一捺,拉出一条弧形的粘丝来。仿佛一个贪玩的小孩般,她“哇”的一声张大了嘴,将那粘丝越拉越长。

    女孩脸上的表情可爱妩媚之极,一对娇挺雪乳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我欲火上冲,忍不住揽住她柔盈的身子,只将那硬如铁棍一般的yīn茎在她丰腴的乳间磨蹭。她悄声笑道:“你喜欢这样?”

    却将双臂夹紧,纤掌托起那柔软丰挺的乳峰,将那胡乱冲杀的肉棒裹进一道迷人的乳沟间。yīn茎被她少女丰盈娇嫩的雪乳包在中间,仅余一头露在外面,微一抽动,无一处不是软腴温润,绵弹迫人。她乳质细嫩,皮肤光滑。加上马眼处沁出数滴滑液,抽动间涂抹得整个guī头茎身滑润无比,故我挺动腰臀时,粗挺黝黑的肉棒在她雪白的乳间不断没入冒出,唧唧有声。

    自是别有一番滋味。璎珞时而俯首,伸出香舌,在那几乎涨成紫色的guī头上柔柔舔扫。时而仰面,撮起樱唇,撒娇索吻。此中旖旎,非笔墨可描摹。我哼道:“珞珞,我想要了”

    她正低头含弄guī头,闻言吐出那水光粼粼的肉菇,也有些难以自持:“嗯。”我把她拉到沙发上,向她腿心摸去,她啊的一声靠在我肩上,喘息不止。

    她早已湿润,在我手指抚按之下,蜜液更是缕缕沁出。她咬着唇,眼波汪汪:“你不是说你想要了么?做什么还逗弄人家?”我抽出手,指头上闪着水光,却不搭话,将她翻了过去,俯卧在沙发上。

    我的目光顿时被她丰腴的翘臀所攫,喘息着伏下身去。“你你要从后面么?”她正欲回头,唇齿间却发出一声娇吟,已被我那巨杵般的肉棒深深挺入了城池。

    这个姿势进入她的身体,肉棒除了被花径紧密缠绕之外,还要被两瓣蜜桃般的雪臀所挤迫,顿感她的柔膣无比窄紧,虽则内里早已是如蜜般的润滑,肉棒却仿佛要撑开重重束缚,方能顶入。

    璎珞啊的一声,一绺发丝咬在嘴角,侧脸喘道:“怎么感觉这么粗”我一边贪婪无比的连连耸动,一边答道:“谁叫你饿了它这许多天,它自然要粗些。”

    她边受着冲顶,边笑道:“嗯,嗯人家天天想和你好啊,谁叫你点子背?”这小蹄子!

    端庄时如大家闺秀,妖媚起来,简直要勾死人!我被她这么一勾,头顶上几乎都要冒出火来。只把她纤腰捉牢,大耸大弄。她双肘支起上身,腰身折成一个无比好看的曲线,一对雪乳随着我的动作不断摇晃。

    被我暴风骤雨般一阵猛攻之下,她嗳呀一声,支持不住,身子倒在沙发上,那娇挺的双乳被沙发一挤,登时变成两团丰腴的乳盘,连腋下都可见溢出。

    我手伸进她胸脯和沙发之间,将那弹手的一对乳峰托在掌中,捉弄着软中带硬的乳头。她轻声哼着,长发散开,如瀑般散在那光洁如玉的美背上。正驰骋间,她却扭过头来:“我要亲”

    我俯下身去吻她,她一下便把我的舌头啜住,手反勾着我的脖子,意乱情迷间直吻得火热。因为要吻她,我的整个身体都趴了下去,她雪白的臀密实的贴在我的小腹之上,每次挺入,小腹上都漾起阵阵绵醇至极的碰触感。

    而这个姿势,guī头下方不知怎么的,便磨到了花壁内那一小块略显粗糙的区域。只一磨间,强烈的触感便美得我浑身打了个激灵。便杵杵在那乱红中深挑,反复体味过电一般的快美。

    璎珞也抖了一下,捏紧了我的手:“老公你碰哪了?”我见她声音艰涩,怕她吃痛,便强忍着放缓了速度:“痛么?”她狠狠摇了摇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