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菜做不错

qsnfj2010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xbqg.com,最快更新沉舟侧畔最新章节!

    她扑到我怀里,紧紧搂着我的腰:“我好怕”我呵护着她,抱着她轻盈温暖的身子,情绪慢慢安定下来,虽觉黑云压城,朔风满楼,但心内忽然生出一股豪气,却是要护着这怀中的女孩,再也不受飘零之苦。

    回到单位,坐在办公室里苦苦等了一下午,却没有半分动静,不由得惴惴不安──我母亲当了多年的政工干部,今日杨吉电话突兀,她也从容应对,没有在外人面前拆穿我的西洋镜。

    此刻却按兵不动,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下班后径直回家,走到家门时,虽然心烦意乱,但想着要给璎珞以鼓励,便抖擞精神拿钥匙开了门,笑道:“我回来了!今晚做什么好吃的呀!”

    璎珞立刻迎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我感觉气氛不对,再往沙发上一看,失声叫道:“妈,你什么时候来了?”母亲翘着腿坐在沙发上,面前一杯热茶,手中一本杂志,头也不抬的问我:“薇曦的照片哪去了?”

    我陪着笑:“收起来了,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璎珞”“为什么收起来了?”她翻着杂志,根本没理我。我见她明知故问,干脆心一横,挑明了说:“妈,我准备和薇曦分手,照片以后要还给她。这是我的新女朋友,叫沈璎珞。璎珞,这是我妈,快说声伯母好。”

    “免了,进门时她就问过好了。”她把杂志往桌子上一扔,对璎珞说:“我想和亮直单独说说话,你不介意吧?”璎珞手足无措,慌忙摇头:“我去做饭。”

    仿佛受惊的小兔一般逃到厨房去了,母亲往沙发上一靠,抱起双臂:“说吧。怎么回事?“见她跟我严肃,我偏嬉皮笑脸:“妈,这女孩长得不错吧?”

    她冷笑一声:“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么?”我挨着她坐下,亲热道:“瞧你说的什么话?我眼里没有谁也不能没有你呀!”“这么大的事,要是杨秘书不给我打电话,你还要瞒着我瞒到什么时候去!?”她一下炸了起来。

    我愣了一下:“我是怕你反对嘛。我正在想着怎么和你说这件事呢。”她有些激动:“你连她家都去过了!连她父母都见了!还怕我反对?还不知道怎么跟我说?你到底把你自己的父母放在哪里啊!”想来她一下午以政审的方式来盘问璎珞,自是把我的所作所为摸了个一清二楚。

    我眨了眨眼:她的重点好像不在薇曦那里?便收了那副惫懒嘴脸,低头认错道:“我怕你不同意我和薇曦分手,就想晚点再和你说。”

    “晚点?晚到什么时候?你们都同居了!再晚小孩都生好几个了!”我嘟哝了一句:“不敢,生三个我就该被结扎了。”

    她抓过计划生育工作这一块,闻言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脸上的表情总算缓和了一些。我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又鞠躬又赔礼道歉。这才明白,原来母亲最生气的并不是我要和薇曦分手,而是我都已经和璎珞父母挑明关系了。

    却依然将她瞒得滴水不漏。“薇曦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好,你要和她分手?”她终于抛出了这个问题。我想了想,认真说道:“薇曦没什么不好,正是因为她太好了,我才感觉和她有了距离。妈,你知道么,我经常感觉我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或许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朋友,但她真的不是我理想中的妻子。”说着跪在她面前:“妈,这件事情我不该瞒着你。我做错了,心里很后悔,但我确实是害怕你不同意我和薇曦解除婚约,才出此下策的。

    “见她不做声,我继续说道:“你也不愿意我结婚之后过得不幸福,整天闷闷不乐吧?你年纪一天天大了,将来所图的不就是一个天伦之乐吗?我这辈子没什么太大志向,我就想娶个满意的媳妇,奉养父母,生儿育女,平平安安过此一生。

    可薇曦不是这样甘于平凡的人,她说过她想在国外发展,假如真是这样,我不跟她出去则夫妻分隔,我跟她出去则远离父母,始终难以两全。

    就算她留在国内,以她那种女强人的性格,她会好好待在家里侍奉您么?“母亲冷笑道:“还侍奉呢?你们过好自己的日子我就谢天谢地了!”

    又踢了我一脚:“站起来说话,这么大的人跪着象什么样,你不怕你那女朋友笑你?”我大喜起身,笑道:“妈,你同意了?”“我没说我同意!”她打起了官腔,又埋怨道:“人家才17岁,还未成年呢!你看你做的什么事情!”

    “在古代15岁都及笄出嫁了”“你别油嘴滑舌的!你了解这姑娘么?她那么小跑出来打工养家,背景你都清楚么?”

    我便从璎珞父亲的故事开始讲起,一直讲到璎珞如何忍痛辍学,南下打工,省去了她误入风尘一节,虽然过程我已熟知,但讲到伤心处,仍不免心酸,竟将母亲听得眼眶都红了:“这孩子看不出还挺懂事的。”

    她又问道:“你俩怎么会认识的?”我早就对这个问题想好了对策,便娓娓而谈:“上次我去深圳玩,坐公共汽车的时候把钱包掉了。

    里面钱还挺多,大概3000元,关键是钱包里有我的身份证、银行卡等等一大堆重要证件。可把我急坏了,想着钱没了小事,证件丢了就麻烦了。”

    “这个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叫陆家璇的朋友打过来的,他说我把他的名片放在钱包里了,捡到钱包的人就打了电话和他联系,让我到某某车站去领回钱包”

    “当时恰好是最强台风莫拉菲正面袭击深圳的时候。那雨下的,那风刮的,啧啧我往那车站赶的路上就想,这么大的台风,拾到钱包的人还等不等我呀。

    结果赶到那一看,就看到一个小姑娘,打着把小伞在那等我,浑身都湿透了,也不肯走。见到我来了,从怀里掏出护得好好的钱包交给我““我当时看她落汤鸡似的,披头散发也看不出漂不漂亮。

    但人家心灵这么美,我怎么着也要请她吃饭对不对?于是就这么认识了。”这略带点传奇的故事让母亲听得嗟叹不已。

    这个时候,璎珞怯怯的端着饭菜出来:“菜做好了,可以吃饭了”我连忙把母亲让到桌上,给她盛了饭。她夹了几筷子菜,细细嘴嚼,和颜悦色的对璎珞道:“丫头,菜做的还不错。会不会煲汤呀?”璎珞答道:“会一点。”

    一时间两个女人之间仿佛找到了话题点,开始热烈的讨论起来,什么三煲四炖,五忌六忌,沙参润肺,雪耳滋阴我也插不上嘴,倒成了个闷葫芦,只管埋头吃饭。吃完停箸,璎珞想要收拾,母亲却一把拉住了她:“亮直洗碗去。

    璎珞,刚才说的这个生果清润甜汤啊,最适宜在秋天干燥的时候喝了”看到母亲喜欢她,我比吃了蜜还甜,立马卷起袖子。璎珞却道:“他工作一天了,还是我去吧。”

    一溜烟卷了碗筷进了厨房。我喜滋滋给母亲倒上茶,她拿起来喝了一口,瞧了我一眼:“你笑什么笑?我还没同意呢!你这个祸闯的够大的!要不是你爸爸和老李最近闹了矛盾,他回国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老李正是薇曦的父亲,我忙问怎么回事。母亲叹了口气:“还不是前段时间争当一把手的事,他们两个年龄相当,资历相似,谁都有能力,谁都不服谁。

    本来公平竞争也没啥,工作是对手,私底下还是朋友,不过老李弄了点手段,恰好被别人知道了,告诉了你爸,这两人从此就有些不痛快了。”“什么手段?”

    我问道。母亲低声道:“他给纪检写了举报信,污蔑你爸有问题,结果检查组下来查无实据。也算是我们知人知面不知心吧!”“那现在他们俩还不仇人似的?”我只知道父亲最后当了正职,却不知道中间有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

    “你爸看见他倒还客气,他却不理会你爸了。”我心里不知道是喜还是忧,没想到这些政治上倾轧的伎俩,竟无形中帮助我克服了一个极大的障碍,又问道:“那爸对我和薇曦分手应该也不会太生气吧?”

    “那可不一定!你爸从来一是一,二是二,分得很清楚。他这次出国前还和我说过,不能因为大人的事情影响孩子。”

    我一时无语,想了想,又笑着对母亲说:“那妈您对璎珞什么意见?”“小姑娘长得很漂亮,也很懂事,菜也做的不错,就是年纪太小了。”

    “那就是你基本同意啦?”我欣喜若狂,没想到天公暗助,数件棘手的事情都能够得到顺利的解决。“我可没说我同意了,等你爸回来审查以后再说吧!你小子太不把父母放在眼里了,没那么简单就便宜你们!”

    我早已欢呼起来:“妈妈万岁!”璎珞洗完碗拿了饭盒要去给她父亲送饭。母亲便道:“我也一块去看看你爸爸吧,毕竟是亮直给我找的弟弟。”璎珞也非常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