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得偿所愿

祁咕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xbqg.com,最快更新重生成高冷师叔的小尾巴最新章节!

    二人在烛光中相拥而泣,不知怎么的,就又滚到了床榻上去。

    等楚淮舟回神后,外袍已不知所踪,内衬也已经被某个压在身上的人,剥开了大半。

    虽薄但宽的圆润白皙肩头,完全暴露在外,虽瘦但不干柴,恰到好处的美。

    小师叔的皮肤太白,稍稍揉两下就要红,还狠薄,像是贴在骨头上似的,但不硌手。

    胸口和肩头映下星星点点的深红浅紫,这是被某只狗子啃咬出来的。

    “小师叔……”

    萧璟泫在哭,在颤颤簌簌的泣音中,一遍又一遍地唤着他。

    他口中是叫着恭恭敬敬的‘小师叔’,却又做着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楚淮舟身躯上,将他的理智与清明烫回了几分。

    他手忙脚乱地阻止,推着萧璟泫覆下来的胸膛,眼角被逼出生理眼泪。

    “不……不要……好疼……”

    听见他说‘好疼’,萧璟泫立马举着双手退开了,委委屈屈地耷拉着脑袋。

    “对不起,小师叔。牙太尖了吗?要不我日后好好磨磨牙?”

    楚淮舟拉了拉,滑落肩头的衣袍,转眼看着跪在一旁的男子。

    那个自然转眼,带着说不出的媚感,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萧璟泫看得见在眼里,却吃不进在嘴里,身上的血液澎湃得都快要沸腾爆炸了。

    “你怎么……”楚淮舟嗓子染上情欲的轻哑,发出几个柔软的气音。

    萧璟泫正在为自己的着急,而懊悔不已,自己揍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一听见小师叔发话了,动作十分灵敏麻利的,宛若一个圆球般,从床上滚了下去。

    他背对小师叔而站,将心中燥热与鼓动,强压制下去后,才开口道。

    “小师叔,夜已深了,你早点休息,我先不打扰。”

    萧璟泫正欲跨步离开时,楚淮舟拉住了他手腕,“你想留下我,去哪儿?”

    萧璟泫手指蜷缩了一下,被握住的手心,以及被触动的心脏,微微发起热来。

    他在紧张,他在期待,期待小师叔接下来会说什么,期待能不能得偿所愿。

    他也能感觉到,小师叔同样在紧张,似乎在反复咬着下唇,纠结挣扎与抵抗。

    “这个床榻很大。”他慢吞吞地说,“你上来,两人也能睡得下。”

    “宫中耳目众多,全是各种我们不知底细,且来路不明的。”

    “你此刻是借用寒云达王子的身份,还是不要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好。”

    楚淮舟急切地想挽留他,思绪不清地说了一大堆,逻辑不通的狗屁话。

    已经在心里刮了自己一个巴掌了:我到底在说什么?想表达什么啊?

    “你今夜若顶着王殿的皮,踏了出这扇房门,明日宫中就会流传各种难以入耳的谣言。”

    “你此次借用寒云达相貌与身份,已经给他带来了诸多不便,就不要再留下烂摊子。”

    萧璟泫转过身,一侧眉头挑得极高,掩盖不住笑意的双眼,直勾勾地注视着他。

    “所以,小师叔想让我怎么办呢?”

    楚淮舟特意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以为已经把自己的企图,表示得十分明显了。

    可萧璟泫却偏要明知故问。

    他故意道:“不踏出这扇房门就好,那我在旁边打个地铺吧。”

    楚淮舟终于察觉到,他此番是明知故问,就是想逼迫自己。

    他不轻不重地怒瞪了萧璟泫几眼,没好气地说:“我叫你上来睡!没东西给你打地铺!”

    “哎,好勒!”萧璟泫得偿所愿,嘴角都咧在了耳后根。

    小师叔还没反应过来,便‘呲溜’一下麻利地钻进了被窝。

    楚淮舟推了他一下肩膀,“灭了蜡烛。”

    “啊?灭了蜡烛?”萧璟泫疑惑地眨眨眼,看着床头仅剩的一丝微弱光亮。

    “这盏要不还是留着吧?夜中起来的话,能方便一些。”

    “灭掉。”楚淮舟铿锵有力的命令道,仍有着如仙尊般,不容拒绝的压迫威力。

    萧璟泫拿他没办法,无奈又从容地说:“好好好,都听小师叔的,我灭掉。”

    他抬手轻挥,指风扫过,那烛光跃动闪烁了一下,彻底熄灭了。

    屋内瞬间陷入一片死寂与黑暗之中,萧璟泫覆在棉被下的手,轻轻地捏了捏对方手心。

    轻缓的声音从黑暗中传进耳朵里,气息拂在耳边痒痒,“烛光已经灭了,小师叔快些睡吧。”

    楚淮舟没有回答,从烛光被熄灭了那刻开始,呼吸却就繁乱、急促了。

    想方设法地想要挣开萧璟泫的手,一个劲儿地往自己大腿侧上贴。

    萧璟泫死脑筋地追着,强势地一把抓他手,拉在自己胸口上。

    “小师叔,快些睡,别想着挣扎了。”

    “唔……”

    萧璟泫正因能和小师叔,同床共枕而眠,还堂而皇之地牵到手而兴奋不已呢。

    嘴角稍稍往上勾起时,他感觉身旁之人翻了个身,忽然覆在了自己身上。

    那张湿润微凉的唇瓣,就这样胡乱地落了下来,在鼻子上,在眼睛睫毛上。

    “小师叔?”

    萧璟泫撑起他的肩膀,将人微微推开了些,仿佛看见了他那双温柔神秘的浅紫眸子。

    “小师叔,你这样做,在邀请我吗?”

    楚淮舟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脑袋好像变得麻木愚钝了,半天回不过神。

    他没有说话,而是捏住萧璟泫的下巴,再次蛮横地吻了上去。

    看似强势不已,可当那两片柔软覆盖下来时,又温柔轻缓不已。

    只是静静地贴着,便是没有下步动作,也不知道是不会,还是害羞。

    萧璟泫焦急的心脏如炙火,在烤灼和浇灌,抬手扶住小师叔后脑,翻身将人压在身下。

    楚淮舟在意乱情迷,春风沐雨的亲吻中,艰难地发出微弱的声音。

    “虽然是偷来的,但今日却乃是你我大喜之日。”

    他意识似乎已不大清醒。完全沉浸在爱欲之中,“……我不该扫兴的。”

    红纱床幔之间,两句欣长身影交缠,幽幽月光之中,黑影投射在轻纱上。

    探出床罩的腿,修长笔直又白皙匀称,从脚踝往上都印着星星点点的青紫绯红。

    细密的牙印,一圈又一圈,往上蔓延,密密麻麻的吻,烙得人面红耳赤。

    在这寂静的夜晚,有两颗年轻热烈的心在跳动,像春天的溪流在静夜里低语。

    萧璟泫每次喘息间,都会俯身吻楚淮舟的耳垂,深情又偏执地重复。

    “小师叔,我喜欢你。”

    二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温暖而湿润,如同清晨的雾气。

    他的手探进了小师叔的墨黑长发,在手指间绕着的每一根,都充满了柔情。

    重生归来那天,萧璟泫曾经在心底暗自发誓,要保护小师叔,要敬他。

    却不曾想,终究还是违背了誓言,终究还是顶撞了他两辈子最在乎的人。

    楚淮舟意识仿佛在海域中,浮浮沉沉,随风摇曳,渐渐模糊又迷失。

    “对了,我……”他不受控制地颤了下,心脏也‘咯噔’一响。

    萧璟泫眼含春波,深深地凝视着他,碧波荡漾,闪烁着星光的潋滟。

    “小师叔,怎么了?你慢慢地说,别着急啊。”

    楚淮舟仰头看他,皎洁月色之下,一半脸庞被照得柔和,一半被隐在暗中阴冷。

    “我是忽然想问……”楚淮舟咬了咬下唇,“寒云达王子被你弄到哪里去了?”

    萧璟泫抵住他额头,“小师叔现在关心,你觉得合适吗?”

    “反正我不会弄死他,小师叔不要忧心了,要专注当下啊。”

    楚淮舟是因自尊心与羞耻心忽然回笼,就是想借机想逃,想结束这荒唐的、让他面红耳赤的一切。

    结果当然没能得逞。

    这场旖旎风光,直至上演到清晨,才堪堪结束。

    楚淮舟昏的不省人事,目光最后是停在萧璟泫,不断说着动听情话的嘴上的。

    他迷迷糊糊地想:这个人,这个人也太凶了……

    萧璟泫亲力亲为地收拾完了之后,指尖在小师叔微红鼻尖上,红肿嘴唇上,都点了点。

    “小师叔,你终于还是属于我了。”

    最后,抱着洗浴过后,香香软软,精疲力竭的小师叔,沉沉地睡了过去。

    而,真正的寒云达王子,还躺在宫中的一间偏僻小杂屋内,呼呼大睡,时不时砸吧砸吧嘴。

    说着梦话,“嘿嘿嘿,中原来的琴师就是美若天仙。”

    “哈哈哈,琴师,琴师,你等着,本殿立马就回宫准备迎娶你嗷!”

    “众人倾慕的中原琴师,马上就会是我的了,嘿嘿嘿,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