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如开始

南错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xbqg.com,最快更新沧海最新章节!

    一伊如开始

    春,也是一个看似没有边际的人生旅程。在青春的旅程中,有太多太多的故事。经历过的酸甜苦辣,都显得那么青涩。因为年轻,青春是那么的灿烂,也是那么的脆弱,甚至不堪一击。也曾邀友举杯,在青春的话题中高亢,激动。酒入愁肠,放肆的大笑,卑微的落泪。这些,都是青春的色彩。在那个拥有理想的年纪,青春被赋予了无限生机和不可摧毁的激情。即使伤过,哭过,最后还是为了青春这两个字继续追寻自己的梦想。

    在贔屭之后,来的是我们我们与傲坤一起将这黑暗打压下去,当时,我们早已精疲力尽,得不到一时一刻的歇息,我们却并未绝望,因为内心告诉我们傲鑫一定会来的,我们心中的信念与信仰化作一道道亮光将我们的世界点亮。那紫衣人仿佛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在抵挡了一阵之后便各自散去了,留下的是伤痕累累的残兵败将。不多会,我们的援兵就到了,这便像一针强心剂一般将我们从疲惫的状态下叫起。我们成功了,胜利了。

    我们看着这爷孙三代,他们之间的爱将我们深深感动,我们知道这便是人间自有真情在的体现,家人永远只会祝福,不会将你逼入黑暗。

    可是傲鑫呢?我们该来的人都来了,他却迟迟没有到,这是我们所不常见的,平常都是他在等我们,现在却是我们等他。

    看傲坤一脸严肃的表情可以知道,他也知道傲鑫不见了,在父亲,哥哥,侄儿依次不见了的情况下,他还能坚持的住吗?于是傲坤问道“公孙将军们可曾见过傲鑫?”公孙青率先说道“当然了,就是他将俺们从这牢里救出来的。”“我们刚才见过,不过此后,傲鑫遇到了一个紫衣人,便追了上去,再也不见踪影,我派了红,兰二位将军前去相助,至今未归,不知事情如何。”公孙绿将军有条不紊的说道。

    我问青将军“不知傲鑫去了什么地方?”“记得他的走向好像是东海禁地,这里局势紧急,我们也没干太耽误。”请将军仔细回忆道。“东海禁地?”傲坤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记得这可是东海自上古时期以来有的一项建筑,几经多位龙王的转换,仍未敢踏前一步,而且每逢清明便加一道封条以示对其后子孙的警示,我们每次前去都是由上届龙王引路,否则那九头蛇柏会将我们吞食的。

    龟丞相看看周围的我们说道,刚刚铲除蒲牢逆党,我们东海百废待兴,不如先去龙宫内歇息,再议此事。众人皆称“好,就这么办。”可是唯独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一定要找到傲鑫,一定。我心中默念。

    我问向傲坤“东海禁地怎么去?”傲坤疑惑地看了看我,“你真的要去?”我点点头。龟丞相插嘴道“非我龙族血脉很难踏入这禁地一步,况且你没人带路谁又可以带你走进去呢?”

    这时,东海龙宫之中燃起了熊熊大火。

    二东海禁地

    青春,也是一种逝去后留下的孤寂。以为青春一直都在,他却悄无声息的渐行渐远。昨日还在为自己的青春豪迈地歌唱,而今却蜗缩在角落里享受一个人的孤寂。有的人,或许天生就是一个孤独体,常年活在一个人得孤独里,有时候虚情假意的说孤独也是一种享受,然而在内心深处其实最能安慰自己的叫做习惯。这种习惯,你不可抗拒,也无法抗拒,因为不习惯也得习惯。经年往事都烟消云散,唯有微笑触动着不再震颤的心。那些远去的精彩,成为而立之年后的丰满经历和骨感生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大火,我们只好先回龙宫救火,这探寻禁地的事暂且搁置了,也就是因为我们的搁置避免了我们满目的走进这禁地之中,这禁地真的不是那么的令人放心。

    龙宫不是什么缺水的地方,可是这火为什么就着了呢?当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却看见两位将军和傲鑫在那里坐着。

    此时的傲鑫两眼空旷着望着对面,这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我们看着傲鑫,他却注视着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傲鑫你怎么了?”我摇摇他,可他并未理会我。傲坤让我留下来照顾傲鑫,其他的人赶去救火,这可是傲鑫的三味真火呀。世界上最纯洁的火焰,同时也是最孤傲的火焰,他用他的霸气向这世界证明他的不同。可是,再强大的事物在广义相对论之中总会有对立面的,而且这对立面就是传说中的南海观音的净水瓶。正好在老龙王的寿宴之时,南海敬送净水壶,壶内的的净水,将这里变的清明无比。我一把将这净水拿来,将这壶内的水全部倒到傲鑫头上,他才恢复了些,开始用他的眼睛去审视我们每一个人。

    我看着两位公孙将军,“他怎么了?”公孙红将军说“我们一开始就跟着他与紫衣人,可是他们的速度又怎么会是平常人所能赶上的,我们只看到两个人前往东海禁地,我们便跟了过去,可是我们并非龙族血脉,知道这九头蛇柏的厉害,便不敢随意进去,于是我们守在门外,果然,傲鑫出来了,可他出来后便是这个样子神神叨叨的,我们将他带到这本想请人看看,可是他到这里的时候便用三味真火将这龙宫点了,我们也没办法,只好等你们前来救助。”

    我点点头,“你们也不容易呀。”我推了推傲鑫,“好了,没事了起来吧,我们还等你一起去拯救这苍生呢。”傲鑫并未理会我,只是一直在看手中的玉佩,我记得这个玉佩是傲鑫爷爷送给他的,自从他生下来,便一直佩戴着这个玉佩,从未离身过。

    突然傲鑫跑了起来,我用力拽住他,“你要干嘛?”我看着暴躁的傲鑫,“我的事你别管。”傲鑫挣脱出来向东边跑去。我随及也追了上去。“告诉傲坤,我去跟着傲鑫了。我对公孙将军说,“那是东海禁地。”我笑了一下,便走了。

    三九头蛇柏

    时间的沙漏沉淀着无法逃离的过往,回忆的双手老是拾起那些明丽的忧愁。芳华的羽翼,划破伤痛的回忆;昨日的泪水,激起心中的波纹。我不信邪,我只要顺着内心走下去,一切都是可以的。

    傲鑫的疯狂奔跑,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想要找到内心的草原那样,拼命的奔跑。要说傲鑫是一匹野马,那我便是一道闪电,四年的东海经历使我深刻的认识到这里就像我家一样,傲鑫有难又怎么可以不去帮忙,况且我有难他也会竭尽全力来帮助我的。

    我们就这样消失在这东海龙宫内,顺着一条小路跑去,我们爬上了一座小山坡,我累的气喘吁吁,可是面前的傲鑫却没有停下的意思,义无反顾的冲上前去。我摇摇头,无可奈何只好跟着走了,这晚霞将这天空分为两半,一半姹紫嫣红,一半却拥有星辰的闪光,我就像没有星星的这一半,朴素却又映衬出这个完美的天空,一切也因此而改变。

    很快,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地宫。这便是那东海禁地?四年的东海生活我只是去过了冰山一角,原来这里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门口有座石碑,用篆字写的东海禁地,一座博鳌驮着这座石碑,背后则是龙飞凤舞图,这种景致一点也不亚于东海大门。

    只见傲鑫用剑将自己的手指割破,将自己的血液滴在这博鳌口中,奇迹出现了,这铁一般的大门就这样被打开了。傲鑫说“你就在这里等我。”可我假装生气的样子破门而入,傲鑫阻拦不住只好跟了上去。“到了这里你要听我的,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他严肃的看着我。我点点头“嗯。”当我进入到这个地宫之中,才发现这原来只是一个院子的感觉,面前的桃树林立,每一朵都开的那么绚烂,我随手摘只桃花,忽然剑闪一下,将我面前的桃枝砍断,我连忙缩了下手。“你干嘛?”我不解的看向傲鑫,“如果不砍下这桃枝,就只有砍下你的手了。”此时的傲鑫无比冷漠。不一会却看到一只鸟碰了碰桃树,随即掉落在这桃树之下,“这是桃花劫,怎是这世间桃树所能比的,这东西杀人于无形之中,碰一下就像劫难很难躲掉了。”我点点头,随即离这些桃树保持一定距离。

    傲鑫看了看这桃树,看了看我的表现随即笑了,“就这树能难得住我?“你就不怕以后这里没屏障吗?”我问他。随即却发现这些桃树的根钻入地下,火熄灭了。“你以为这都是和你一样?他们都是有生命的。”说着便大步走去

    我只好跟上去,不多久穿过一个走廊,我们看到墙上的壁画全是关于一棵树的,而且画出了每一代东海龙王的跪拜,这里不是禁地吗?怎么会有人来?傲鑫推了一把发呆的我,“走了。”

    可当我真正看到这树的时候,却发现这树竟然不是木质的。

    四东海秘闻

    人生谁不惜青春。青春时代是一个充满魅力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诱惑的时候。有的青年朋友,为了不虚度宝贵的青春年华,对崇高的理想,他们孜孜以求,对学业和事业,他们竭忠尽力。然而也有的青年摆脱不了物欲的诱惑而消沉,堕落,让青春年华付诸流水,万事成蹉跎。谁有能保持王者风范一直走下去呢?

    这九头蛇柏竟然不是木质的普通树木,而是一棵完整的青铜树组成。它高二十丈,粗如两个人相抱一样。树的整体便是一棵青铜树,在水中的浸泡之下仍然显露出其中的金黄色,这就像那定海神针一般静静地守护着东海龙宫。树木的表面勾勒出层层细纹,仿佛人一般历尽了沧桑巨变,树木的枝桠上则是一片片黄金叶子,在这龙宫镜面的照射下那每片叶子显露出奇异的光芒。

    不知在什么时候我却迷迷糊糊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困,果真不就后我便闭上了双眼进入梦乡。

    当我醒来只后,我发现,面前的的那棵青铜树竟然不再存在了,而这禁地却是东海龙宫的所在处。

    “丙儿?丙儿你在哪里?”只见一个女夫人四处寻找,仿佛她丢了最重要的东西一样。于是我走到她面前“请问你是不是丢了什么?”可是这夫人好像什么也没看见一样,并未对我有所理会。“夫人小公子找到了。”一个仆人赶来说道。那位夫人的眼光瞬间明亮了许多,她立马变得有活力了,并且跟着仆人离开,可她却忽然转身看了看我所站的方向并离开了。

    忽然场景突变我不知何时坐在这龙宫议事厅之中,面前站立着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他手中拿着的那本书不正是《山海记》,“既然来了又怎么不现身呢?”这男子手执书本,并未看四周的事物,这是多么高深的功力。我还不知道怎么来应付这件事,却看到一个紫衣人进来了。

    “傲丙你果真不愿为我妖族效力吗?”“我只信服人心。”男子说道。“那就将这原本属于我们妖族的山海记还与我们。”紫衣人毫不客气地说道。“这山海记乃是人间至宝,上古所传山海经副本,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可以吞并这世间遗产。”傲丙义正言辞地说到。“那就没什么可说得了”紫衣人转身离开,得来的却是傲丙的慢慢石化以及紫衣人的声音“百年之后,山海巨变,东海颠覆,人神俱灭。”傲丙看着我然后露出了微笑,“以后靠你们了。”只见我身后站着幼小的儿童,他便是后来的东海龙王,傲鑫的爷爷。

    随后这青铜树便被建起,因为内部有傲丙的缘故,出于对山海记及东海龙王的保护,旧龙宫从此变为东海禁地,而傲丙则与这青铜树一起守护着这东海。

    “喂,起来了,不要再睡了。”我努力的睁开眼,看到了傲鑫与老龙王。“爷爷你还好吗?”我关切地问道。“爷爷?谁是爷爷?”老龙王说道。我看了看傲鑫,傲鑫叹了口气。“还是先回龙宫再说吧。”“好好好,回龙宫了。”老龙王像过年的孩子那样,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五整装待发

    当人开始发出这种感叹,在渐进的年轮中开始怀念自己的青春岁月时,真不知道,这是人生的悲哀还是一个人走向成熟的表现?然而总觉得,虽然青春易逝,可它总是人生中一道亮丽的风景,是一首节奏明快的乐章。

    我们从东海禁地出来后,我一直在想那个梦境,这总共有三点我们注意到。

    第一,我们的山海记曾经在东海龙宫,现在在紫衣人手中,可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那些山海记变成了碎片及一道道线索指引我们前往下一个地方。

    第二,这紫衣人并不是现在才有的,应该在傲丙之前便存在的。

    第三,老龙王在这里被找到,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而且此刻的老龙王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我们看到这次的老龙王回到东海之后,对于四处非常陌生,连傲坤,龟丞相,公孙四将等人都不认识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导致老龙王的神志不清。

    老龙王身边的御医说道“老龙王头部并未受到重击,可是他的脑袋像是被封印了一样,在他的的大脑深处仿佛缺失了一段记忆,而这段记忆可能便是关于东海一切的。”“那有什么办法来恢复记忆呢?”傲坤焦急地问道。“这很难,要么场景重现,要么寄希望于老龙王强大的精神力了。”“都是我的错,我没陪在爷爷身边保护好他。”傲鑫自责的说道。“不这不仅仅是你的责任,我们乃至东海龙宫上上下下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傲坤劝解道。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看向他们。龟丞相摸摸胡子说道“现在东海刚刚稳定下来,我们本应该采取修养政策可是此时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傲坤补充道“现在我们应该兵分三路,我与傲墵,公孙四将在此处理东海事物,龟丞相贔屭追踪紫衣人下落,傲鑫你与卜子橙去探查关于山海记的下落,你们一定要加倍小心,猎妖人,紫衣人,妖族,人间都对这山海记虎视眈眈,先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众人都同意他的意见。于是便分头准备,“可是爷爷呢?”我问傲鑫。“爷爷就让他在这龙宫里安享晚年吧。”傲鑫平静地说道。

    可是在我们走的时候却看到龙王死死拉着我不肯放手,像是一个小孩子尽力去保护自己的宝物一般,“爷爷,我们要去探查山海记请你放手。”可是爷爷全无感觉一般,仍旧拉着我的手,“不好,我要跟着你们。”于是,我和傲鑫相视一笑,“我们带爷爷去吧。”傲鑫征求傲坤意见。“也好,让父王在此并未有所帮助,不如带他去看看这世界的新奇,也许会对他的记忆有所帮助。”于是我们拉着爷爷,走出这龙宫。

    于是,我们一行人在这东海岸边开始辞别。“一路顺风,恕不远送。”傲鑫放了一只海鸥前去报信,只见老龙王高兴地喊道“大吉之召,山海必行。大吉之召,山海必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