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怦然心动

敏月弯弯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xbqg.com,最快更新爱在无人岛最新章节!

    风轻雨柔的季节慢慢来临,多姿的秋天,时而晴空万里,时而阴雨连绵,这多变的天气也如人们多变的脸,时而狂喜如波涛汹涌,时而愁容似落叶悲天。不是说身在荒岛的他们没有平常心,而是人无论生活在什么境地,喜怒哀乐总是免不了的。

    一年多来,岛上的三个人,改变了许多,尤其是宇洋最为明显,他本从小出生在城里,家庭又那么富裕,他是一丁点儿苦都没有吃过,而这种绝处逢生,完全逆转的生活方式,仿佛是他重新开始的第二次生命,一切都那么陌生,那么不可思议,而这种无法摆脱的命运,逼着他脱胎换骨,逼着他丢失了那个曾经的自己。他不再是玩世不恭的阔少、人们“尊称”的花花公子,在这个岛上,他是他们的老大,那是因为他比她们大了十岁,除了这点,他们完全是平等的。

    秋天的天气,说好就好说坏就坏,有时候连续好多天,秋高气爽,要多怡人有多怡人,有时候又连续好多天,雨一直不停的下,要多烦人有又多烦人。这不,一个多星期了,烦人的雨总还是下不停,想要出去找点吃的,就会弄的全身湿透,稍不留神还会感冒。

    天刚蒙蒙亮,两个姑娘还在睡梦中,宇洋从山洞里的草铺上翻爬起来,轻手轻脚的溜出了山洞,消失在森林中。

    他穿过了几片森林,再翻过一座大山,一无所获,正当他垂头丧气时,他看到了一头十多斤重的小野猪,“呼啦“的一下从他身边串过,他高兴及了,拔腿就追,最终小野猪越跑越慢,他也累的大气不接,近了,只要一伸手,就能抓往小野猪毛绒绒的尾巴了,于是他使尽伸出手去……“哎呀!”他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因为在他伸出手的瞬间,他的左脚踩在了一块松动的石头上,他身子一倾,失去了平衡,跟着石头一起滚下了陡坡。

    夏云和阳芷醒来了,没看见了宇洋,她们感觉有些意外,因为宇洋从来都没有比她们早起过,他是他们三个人中最能吃也最能睡的。阳芷说:“宇洋哥这么早就起来了,会去哪里呢。”

    夏云毫不犹豫地说:“一定去山里找吃的了。”

    “他哪有这么勤快。”阳芷不太相信。

    “难道你没发现他变了很多,尤其是性格。”夏云淡淡的说。

    “是啊,可是我们从来都是一起出去的,他一个人,会不会迷路。”阳芷开始有些担心。

    “那还等什么,赶紧,我们去找他!”夏云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

    她们从早上一直找到下午,方圆不过二三十里的小岛,被她们翻了大半,始终未发现宇洋的踪迹。她们全身湿透,脚下打滑,喉咙也好像喊破了,再也发不出声音。快要天黑了,她们无奈的返回山洞,那夜,她们谁也没有睡,卷缩着身子坐在草铺上,全身发抖,直到天亮。

    天亮了,她们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再次穿过森林,翻过大山

    ,她们手牵着手,无力的走着、找着,她们知道如果分成两路,希望会大一半,可是她们不敢那样做,因为她们谁都不能再承受另一个意外,她们彼此认定,就算再遭遇了不测,死亡也无法把她们的手分开。也是接近了天黑,她们还是没有一点宇洋的踪迹,她们几乎快绝望了,两个满眼含泪的姑娘,无助的再度返回山洞,她们心里还在盼望,说不定她们回到山洞时,宇洋哥早就好好的回到了山洞,站在洞口焦急的等待着她们。

    第三天早上,累了饿了两天的夏云和阳芷,几乎快爬不起来了,静下心来的她们,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最后,一股天生的倔强,使夏云战战兢兢的从“床“上慢慢爬起:“阳芷,你躺着不许动,我再出去找找宇洋哥,不会走很远的。”

    阳芷无力的睁开她那双原本乌溜溜而此时红肿的眼睛,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要,我不要躺在山洞等,我要和你一起出去找宇洋哥。”然后上牙咬住了下嘴唇,摇晃着纤细的身体,慢慢站起来。

    她们还是手牵着手,漫步在森林的宁泥和风雨中……

    她们终于走到了宇洋滚下陡坡的地方,细心的夏云停住了脚步,惊叫起来:“阳芷你看,这地方好像有块石头停放过很久的痕印,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住,滚下山坡去了,还有你看,这下面的野草小树,分明被很大的东西绊过一下,有些微偏,向两边分倒过的样子。”

    阳芷望向地面:“不错,这的确是石印,宇洋哥肯定从这里摔下去了。”

    “嗯,肯定没错,你想想,我们来到岛上一年多,还从来没看见能把这么大一块的石头踩翻的动物。“夏云十分肯定的回答阳芷。

    她们顺着野草树枝被滚压过的痕迹,一步步艰难的向山脚下摸爬去。

    好不容易,她们摸爬下了好几十米高度的陡坡,山脚下是一块长满荆棘的平地,她们步履蹒跚的拼尽了全身仅有的力气,终于找到了躺在草丛中两天之多、全身血肉模糊、半死不活的宇洋。

    她们傻眼了,瘫软在宇洋身边,因为她们连呼唤宇洋的力气都没有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说不清究竟过了多久,累坏了的她们终于慢慢恢复了一些力气,她们一步步向宇洋躺下的地方跪爬过去,她们分别抓住了宇洋的左右手,轻轻地摇晃着,嘴里无力地呼唤着:“宇洋哥,你醒醒……”

    过了很久很久,奄奄一息的宇洋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如果不是触摸到的,他胸口前的那一丝微弱的心跳和微温,她们肯定认为宇洋死了。

    忽然间,夏云发现宇洋干裂的嘴唇轻轻的蠕动了一下,她喊起来:“水!”

    她转过脸去,对阳芷说:“宇洋哥快三天没吃没喝了,别说他伤势这么严重,就算是好端端的人,也会饿晕的,我到那边山沟里弄些水来,你在这附近找找看有什么能吃的,别走远了。”

    “嗯,我知道了夏云姐,你要小心。”阳芷嘱咐她。

    “你也一样,要注意安全,不能再出乱子了。“夏云边说边爬了起来,她们分头行动了。

    夏云走到了水沟边,幸好水沟边上枝繁叶茂,一种像梧桐树叶般大小的不知名的树的叶片,在秋风中轻轻摆动,她心里说:“老天爷,太好了!”

    她摘了一大张,放在水沟里清洗干净,折成三角袋,装了满满的一叶水,回到了宇洋身边。

    她慢慢蹲下,把手伸进水叶中,沾了水,滴向宇洋干裂的嘴唇,一滴、两滴……慢慢地,宇洋的嘴唇蠕动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了,终于,他慢慢张开了嘴巴,她把水叶的水轻轻的倒进了他的口里……他活过来了,她惊喜的看到他竟然睁开了眼睛。

    “宇洋哥……你……你让我们……我们找的好……好苦啊,快三天了,你知道吗,我和阳芷都……都快绝望了。”平常能言善道、说话如行云流水的夏云,此时激动的变结巴了。

    “我……”宇洋张嘴想说话,可他虚弱的哪有说话的力气。

    “你不用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一切都过去了……哦,我让阳芷在这附近给你弄些吃的,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她又开始担心起阳芷。

    “宇洋哥,你先躺着吧,反正今天我们是没力气走回山洞了,我去找找阳芷吧,顺便也看看能不能找到吃的,只有吃饱喝足了,我们才有精神走回去。”夏云边说边站了起来,示意宇洋躺下休息。

    望着夏云慢慢消失的背影,宇洋忍不住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永远不会忘记,当他被巨浪冲到荒岛,在他苏醒的时间,他看到的夏云和阳芷,他更不会忘记,在他们饿到爬不起快要死去的时候,夏云反射性的翻爬起,逮住小兔撕咬着血淋淋的兔子肉,一小口一小口往他和阳芷的嘴里喂的情景。而今,当他从山坡上摔下来,昏迷了快三天,再次接近死亡的时候,也还是这个夏云,用生命之源泉滋润了他快要干涸的生命。

    在他眼里,夏云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姑娘,她个子不高,还微胖,皮肤很黑,五官也不端正。无论他再怎么仔细观察,始终发现不了她身上的哪个地方还算过得去。换着以前在海边的小城,这么不起眼的姑娘,他是连正眼也不会瞟一下的。可是命运却安排她走进了他的生活,而且还是在这样的荒岛上,还是在他两次生命垂危时救了他的人。

    在他心里,夏云除了样子不好看,什么都算得上完美。所以跟这样的姑娘生活在荒岛上,他认为他是不幸中的万幸,他甚至假设,如果他是女的,而夏云是男的,夏云救他于危难,他肯定会以身相许。

    阳芷捧着一大把野果,踉跄着、满脸欢快向宇洋走近:“宇洋哥,我就知道你福大命大,不会死的!”

    “阳……”宇洋张了张嘴巴,还是没能把‘阳芷'叫完整。

    “唉,我走了好多地方,才找到这么点野果,真是的,太没出息了。”阳芷哀声叹气。

    紧接着她问:“夏云姐呢?”

    宇洋张了张嘴,望向远方。

    “哈哈,知道你不能说话我还问,真傻。夏云姐一定是看我好久都没回来,找我去了。”她自我解嘲着说。

    宇洋忍不住轻笑了一下,微点着头。

    阳芷把野果放到枯草上,拣起一粒(枣子般大小却样子怪异)递给了宇洋,宇洋两指夹住,放到了嘴边。

    “不许吃!”阳芷忽然一声惊叫,飞快的夺回了宇洋即将放进嘴里的野果。

    宇洋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盯着她。

    阳芷说:“这小东西奇奇怪怪的,别说以前在我们乡下没看见过,就连这岛上碰着也是头一回,不知道能不能吃,还是我先尝尝吧。”说话间她把从宇洋手里夺回来的野果放进了嘴里,一阵乱嚼起来。

    宇洋慌了,想要抢回野果,可他哪有站起来的力气,他只能无奈的看着阳芷把野果吃到肚子里去。

    “嗯,酸酸甜甜的,味道还不错,有点像我们老家的花红果。等一下要是我没什么事,你才可以吃啊。”阳芷好像放心了大半。

    望着眼前这个美丽得像天使的姑娘,宇洋的心颤抖了。

    阳芷的美,用一句话说,无可挑剔,就算在海边的小城,也很难碰到过像她这么的完美,高挑的身材,雪白的肌肤,标准的鹅蛋脸,乌溜溜的黑眼珠,弯弯的柳叶眉,笔直般挺拨的鼻梁,樱桃般的小嘴,洁白如玉的牙,笑起来两个迷人的小酒窝。要是以前在小城里,能碰上这样既漂亮又温柔还善良的姑娘,宇洋他也不会被人说成是玩世不恭、花花公子了。

    宇洋憾动了,他好想对她说:“阳芷:你怎么这么傻,我的命是命,难道你的命就不是命吗?你怕我会被毒死,却不怕自己被毒死,你的善良,远远超出了你自身的美丽。而我,和你们相处这么久,一直都是你们在照顾我,我凭什么,值得你们这么做。”

    阳芷好像看出了宇洋的心思,她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说:“宇洋哥,你一定在心里骂我傻,不该这样对你好是吧?其实我是这样想的啦:,不管我们身在哪里,我们永远都是父母疼爱的儿女,我们兄弟姐很多,少了我一个爸妈还勉强能接受,而你妈已经永远失去了丈夫,她不能再失去她唯一的儿子,也许她认为你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可是事实上你还活着,只是她……不,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而已。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有人从这岛边经过,我们就可以回到了各自的家乡,到时候,你妈唯一的儿子回家了,想想她有多高兴。而我不是爸妈的唯一,所以我的命没你的珍贵,你应该活下去,努力活下去。”

    宇洋再次张了张嘴,勉强发出了低微的声音:“阳芷,你过来!”

    阳芷惊讶的盯着他,手足无措的向他靠近,他慢慢地、慢慢地使出浑身仅有的一点力气,站了起来,他摇晃着身体,张开了双臂,轻轻的把阳芷搂住,千言万语,化着滚烫泪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