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扑朔迷离

敏月弯弯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xbqg.com,最快更新爱在无人岛最新章节!

    阳芷的头靠在了宇洋的肩,忍不住的泪哗啦啦地掉在宇洋的肩膀上,宇洋腾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摸着阳芷披在肩上微卷的黑发,心里说:“小傻瓜,生命没有贵贱之分,每个人都是父母血脉的延续,都是父母心上的肉,不管父母生下的是一个孩子,还是十个孩子,生命的价值不会因为‘物以稀为贵‘,而生活的环境,也不能衡量一个人自身的价值和意义。“

    他们搂抱在一起,那么轻,那么无力,甚至只要风一吹,他们都有可能会倒下去,可是没有风,时间好像就在那一刻凝固了,树枝树叶、花草万物都成为静态,而他们,除了彼此加速的心跳,肢体也成为了静态。

    夏云在山林里转了很久,没有找到阳芷,倒是碰上了一棵不大不小的野梨树,树上挂满了黄橙橙的小野梨,她在林子里找了根手腕般大小的长木棒,对着梨树上的野梨一阵猛拍……“噼里啪啦”,野梨散落一地,她把身上的麻衣卷起大半,兜起了一大包,挺着个“大肚子“,样子像极了身怀六甲的孕妇,一歪一扭笨拙地下了山林。

    近了,她却意外的目睹宇洋和阳芷两个人深情的拥抱,她先是一愣,紧随着兜里的野梨再次噼里啪啦散落一地,她惊慌的不知所措,两只手不自觉的捂住了脸。

    野梨散落的声音不大,四周的寂静,静的连缝衣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好像能听见,宇洋发现她回来了,即刻像触了电,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直到和阳芷分开有两三尺的距离才定下神来,突然间,他开口了,只是结结巴巴的:“夏……夏云,你……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夏云顿时感觉满脸发热,就连耳根也是滚烫滚烫的,这种感觉,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很心虚,又像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被人发现了,很无地自容。

    “夏云姐,你可回来了,哇……野梨,你太厉害了,哪里碰上的,运气比我好多了。“阳芷泛红的脸蛋像盛开的桃花,再怎么害羞,她也懂得要叉开话题,解救场面。

    一场又一场的生死劫,让岛上的他们变的越来越坚强,尤其是宇洋,经过这一次的劫难,他更明白了许多许多。他在心里发誓,作为一个男人,他要有男人该有的担当,他要活成响当当的男子汉,他要拼尽全力,保护好两个对他都如此重情重义的姑娘,而不是老要两个姑娘再无微不致的照顾着他。

    日子一天天过去,寒冷的冬天再度降临,因为有了火,有了编织的麻衣,他们住的山洞里,不再像去年的冬天,冷的像冰窖。他们三个人,在山洞里燃起了柴火,整个山洞,红红的一片,暖暖的一片,他们经常盘腿围坐在柴火边,烧烤着野兽肉,有说有笑。

    每到夜深了,两个姑娘甜甜的进入梦乡时,宇洋又开始辗转反侧,胡思乱想。他很想家、想母亲、想和他一起从小玩长大的兄弟,想他在念高中时,那个让他魂不守舍的初恋、想他出国留学时,曾经那些陪他睡过觉的洋妞们的金发碧眼、想他在海边小城时,不可一世的每天进出歌舞厅,一大群美眉们围着他转,他过的那些花天酒地至高无上的逍遥日子……而今沦落到了这个荒岛,所有一切都成过往云烟,就连他也无法想象,曾经那个玩女人就像玩游戏的高宇洋,不知跑哪儿去了。

    说实在的,要是以前,要他高宇洋碰上夏云这样的姑娘,别说是心动了,他连正眼也不会瞧一瞧,但要是阳芷的话,别说在一起一年多,就算是一个晚上,他恐怕也控制不了心中那把强烈的欲火,不是说他高宇洋有多么下贱、多么好色,因为阳芷的美,在海边的小城,也是为数不多的,喜欢美色,不是他一个人的错,是所有男人的通病,更何况他曾经还那么花心。再者,试问从古至今,有几个柳下惠,有几个英雄能过美人关,面对绝色美人,不会心动的只有圣人,可他高宇洋不是。

    而今,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孤岛上,他高宇洋每天临睡前看到的是她们两个,醒来时看到的也还是她们两个,如果说他没有过非分之想,那是鬼也骗不了的。他从心底承认,他动过心,两过姑娘他都动过,甚至连他自己也记不清,究竟有多少次,他差点“废“了她们,但是到最后,他用理智打败了冲动。

    有时候,他真的动了邪念,看着两个姑娘睡的沉沉的,他好想好想爬过去,一边一个,搂在怀里,让这两个姑娘,成为他的女人,让她们替他在这荒岛上,生一大群儿女,让这个荒岛慢慢变的闹热起来……呸呸呸,他在心里骂自己,混账东西,怎么能有这种龌龊的想法,同时娶两个,天理不容啊……转念又一想,有什么不可以的,在这荒岛上,哪来的天,哪来的理,他就是天,他要怎么做都是理,谁也管不了,他就是这岛上的王……他的灵魂就这样一次次被扭曲,又一次次被更正。

    想归想,面对两个冰清如玉的姑娘,他有再多的邪念,也抵不过来自于骨子里的那分善良,这是两个和他生死与共的姑娘,一个拼尽全力把他从死神那里夺回来两次,一个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保全他的安危。两个这么好的姑娘,他不忍心伤害,至少在他自己搞不清究竟谁在他心里的位置偏重的情况下,他不会轻易去选择其中一个,他明白,两个姑娘的內心世界,像雪一样纯白无瑕,而这种纯洁,一旦被沾污,就永远失去了它独有的光泽。

    宇洋怎么也想不到,他和阳芷不经意的相拥,给这两个姑娘心里带来了多么微妙的变化。

    夏云原本就是个多愁善感的性格,在她们农村,姑娘家一般到了十七八岁就都找到了婆家,二十岁之前基本上都出嫁了,超出了二十岁还没找到婆家的,别人背地里总爱说闲话,称之为“老姑娘”,言外之意是不够出息,嫁不出去。像她这种相貌不好看,却聪明过人且又十分能干的姑娘,不是说在农村里没人要,而是不好找。条件好、人才好的男方,基本上都会选漂亮的,像她这种类型,人家看不上。而条件差、人才也不怎么样的,人家倒是特别喜欢她这样的,可她看不上。总之一句话,那就是高不成低不就。

    而这次,命运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刚满二十岁,她便沦落到了这荒岛上,过上了原始人般的生活,她明白,比起沉船死去的、和她来自于同一带农村的兄弟姐妹们,她和阳芷,还有宇洋已经是太幸运、太幸运了,有句古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常常想,来到这个荒岛上如此之久,却始终找不到出路,如果在这荒岛上生活一辈子,她实在想不出,他们的后福在哪里。

    然而,自从她看到宇洋和阳芷的相拥后,她每天都会坐立不安、食之无味,甚至有点神情恍惚,偶尔还会从睡梦中惊醒。她常常在深夜里,偷偷的看着这一对熟睡的男女,她越看越觉得他们实在是很般配,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郎才女貌。她开始自卑,觉得在这荒岛上,她是在扮演着小丑的角色,她是多余的。于是她告诫自己:“林夏云,清醒点,高宇洋他怎么可能会看上你,喜欢你,还想着嫁给他,简直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如果真有可能,那只有一种可能,荒岛上只有一个高宇洋和一个林夏云,因为别无选择,所以彼此相依,因为彼此相依,所以彼此相爱。“

    可是不管怎么想,她的头脑还是清醒不了,她的大脑控制不了她的內心,她的心里装进了这个与她有天壤之别的男人(准确的讲是那个海边小城的富家阔少与偏僻乡村的穷家姑娘,但在荒岛上,曾经的一切都不代表任何意义,他们算是平等的,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好像也沾不上边。),她试着想把他赶出心里去,可是她的心不是她的大脑能主宰的,她每天在痛苦中挣扎,疲惫的内心变得十分脆弱,好像轻轻一碰,就会滴血。

    而阳芷这个美丽单纯的姑娘,她从小都被浓浓的幸福给包围住,虽然她们家兄弟姐妹很多,但因为她很乖巧、勤快、活泼又善良,所以被父母视若掌上明珠,村里村外,乡亲们总称她为快乐阳阳,她书念到高中,因为好耍的性格,所以成绩不怎么样,而在她的记忆里,在上小学三四年级时,就有男生悄悄的给她写过纸条了。上初中高中,那些追求过她的男生,伸出十个手指头也数不完。竟管如此,她从未对谁动过心,用追求者的话说,她是心高气傲,目中无人的冷面女神。但她认为,她不是这种人,她爱做梦、爱幻想、爱自由、爱浪漫、爱旅行,曾经在家乡,她把羊群赶到山坡上,然后找一块空旷的草地,平躺在上面,闭上眼,让心灵放飞,她看到了一个骑着白马的王子,满面春风的向她走来……她欣喜狂然,赶紧从草地上爬起,含羞的等待着她心爱的王子跳下马背,亲吻她的额头,温柔的把她抱起,慢慢把她放上马背,然后他们一起驾着白马,在空旷的草原上飞奔……

    她还喜欢王子和灰姑娘的童话,她向往浪漫又轰轰烈烈的爱情,她不想和许多乡村姐妹一样,随随便便找个男人嫁了,过着那种单调无味的村妇生活。就算沦落到了这种荒岛上,就算经历了这么多折磨苦痛,她源自于内心的天真,从未被抹灭掉。

    其实在她心里,不知从何时起,她已经悄悄的,把这个荒岛上唯一的男人——高宇洋装进了心里。只是出于女孩子特有的妗持,她伪装了自己真实的内心。

    当高宇洋抱住了她,她忍不住哭了,她的眼泪是开心的,因为天真的她天真的认为,她爱着的这个男人,原来也是爱她的。

    从那以后,她完全变回了原来的快乐阳阳,她开始幻想,幻想在这个荒岛上,她和她心爱的宇洋哥,即将开始上演一场浪漫又轰轰烈烈的绝世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