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镇魂塔(天黑)

山无锋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趣阁 www.xxbqg.com,最快更新请于惊悚中保持优雅最新章节!

    眼看身后带着中二自信的刘长青走来,田水火微微点头,“那我们出发吧。”

    刘长青对于镇邪雷法的熟练度那是直接拉满,甚至在拼凑阵法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师傅在身边不停的教导。

    尽管阵法是相当的复杂,但他还是以近乎神之一手的速度迅速的拼凑完成,收入【道具栏】之中。

    而此时张副官也已经集结好了队伍,每一个卫兵都是难掩脸上的激动,其中当属炮兵柱子最为激动。

    没有过多的安排,一行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再度开往了镇魂塔。

    而这个消息传到袁府的时候,袁正秋正在招待神算子。

    “这位先生,敢为大帅这是去做什么了?如此大的阵仗,让老朽有些心悸啊。”

    袁正秋得到田水火全军出动还带着五门大炮的时候,心中一颤,这个年轻的军阀又要去生什么事端了吗?

    该不会是要来炸了自己的袁府吧,这么想着他开始坐立不安起来,想着是不是要随着田水火的军马一同前往。

    但是又不敢再出现在那军阀的面前,伴君与伴虎,他已经深切的感受到了。

    而且还是陪同一个喜怒无常的军阀,他没有那个胆子。

    “县长大人,你还是快点将那个戏楼和戏班子的事全部都告诉我的,我没有耐心陪着你打哈哈。”

    神算子脸上带着不悦,阴沉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的杀意。

    他对袁正秋的耐心已经快没有,这老东西东一榔头西一棍子,根本就说不到什么重点上。

    不仅如此,神算子还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越来越沉,红衣戏子枕着的肩膀越来越凉了。

    他已经有预感,这个红衣戏子怕不是已经开始复苏了。

    “先生,不是我不说,而是年代真的很久远了。”

    袁正秋的确是知道那戏楼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不敢说出来,他以为田水火和那个戏楼有什么牵连,而且关系还挺深的。

    说不准那个年轻军阀的父辈也是徐凤仙的追求者,而那家戏楼之所以会失火,和袁正秋的父亲有说不清的关系。

    他不敢去赌田水火和徐凤仙的关系,而且这个风水先生开口就是问徐凤仙的事,更是让他如坐针毡。

    “老东西你说不出来那就去死!”

    神算子看出来了袁正秋躲躲闪闪的眼神,就知道这个老东西没有说实话。

    他已经抑制不住内心杀人的躁动,将【八面旗】往地上一跺,【八面旗】呼呼作响散发出阵阵阴风。

    袁正秋哪见过这样的场面,顿时就暗叫不好,“这个风水先生有本事!”

    他之前抱着侥幸心理,认为哪会有这么年轻的风水先生,估计就是跟着那个年轻军阀混吃混喝的。

    可现在看到那风水先生发威了,他再也不敢有所隐瞒了,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叹了一口气开始讲述起了袁家上一代所欠下的孽债。

    只不过袁府发生的这一切,田水火几人并不知道,此时的田水火刚刚到达镇魂塔的外围。

    “大帅,难道是炸了这个塔?”

    张副官见田水火停住了步子,带着一丝的不解上前请示。

    张副官还以为田水火要去哪里打打山匪或者是随便杀点人找找乐子,没想到即将要炮击的对象是一个死物?一座塔?

    “叫炮兵准备,最远距离炮击镇魂塔。”

    田水火余光瞟了一眼张副官,他觉得张副官的话多余了,一个下属去无条件执行自己的命令就足够了,没必要多问。

    但是田水火在内心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也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是我吗?”

    他意识到自己又在迷失的边缘了,又将自己当成了一个真正的军阀。

    看着张副官离去的身影,田水火又有些觉得对不住他,那么忠心的人却没能得到自己的尊重。

    好在张副官并没有多想这些,大帅指的方向就是他前进的方向,除此之外,再无别的想法。

    张副官很快就叫柱子安排好了炮兵,铺设好了意大利炮的阵地,随即请示田水火。

    “大帅,安排妥当,随时可以开炮。”

    “好,等我命令吧。”

    现在还不时炮轰的时候,镇邪雷法还没有布置出来。

    “刘长青我跟你去,巡天和苏白留在原地警惕,注意安全。”

    轻轻的拍了拍苏白的胳膊,田水火和刘长青策马扬鞭赶赴镇魂塔的内围。

    “田兄,更加的阴冷了。”

    田水火通过【金丝眼镜】也观察到了一些端倪,那漫天的阴气似乎已经是达到了极限不再被镇魂塔汇聚。

    但同样的,内部已经达到饱和的镇魂塔开始从各个角落蔓延出阴气。

    此时的镇魂塔就像是一个盛满了阴气的罐子,罐子里面是近千个鬼物,已经处于失衡的边缘。

    就算田水火不动手,这个镇魂塔也会从内部崩解,然后释放全部的鬼物。

    那个画面,田水火想想就觉得渗人,近千个葬身火海的鬼物,这样的场面他可以用在黑森林里见到的做个比较。

    当时那黑压压一片的食尸鬼,还是在左妮的压制下没有暴乱,尽管都是C级的惊悚鬼物,但是数量的增加让他们拥有了不次于A级鬼物的压迫感。

    “刘长青,你还有什么抵御阴气的东西吗?”

    田水火其实并不关心那些四溢的阴气,就算是阴气蔓延到了丹东城他都不关心。

    死再多的人和他有什么关系,更何况那些居民还不一定是人。

    他关心的只有自己的朋友,如果再下一个标准的话,身后的那群兵和张副官,他也不希望出什么事。

    “田兄,我还有你上次给我的【雷韵符】,此符乃抵御阴气的利器。”

    “行,接着!”

    说着,田水火拿出一沓【雷韵符】丢给了刘长青。

    刘长青看着手里那如钞票一般捆起来的厚厚一沓,十分动容,“这得多少钱啊?!可以买多少的【升体丸】?”

    “谢过田兄。”

    不过他没有矫情,田水火是出于对他安全的考虑,这时候拒绝则显得有些做作了。

    不一会,二人就到了镇魂塔跟前,看着那已经被黑色阴气笼罩着的镇魂塔,二人不由的心头一紧。

    看了一眼天色后,田水火发话了,“现在是黄昏,距离太阳完全下山应该还有半个小时,抓紧时间。”

    随后他开始骑着马在周围观察起来,布置阵法的事情他是不会的,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是田水火一直奉行的原则。

    不懂行内的事,不妄作评价,不妄自插手。

    田水火点颗烟开始看起来手表,“五点十五,时间应该来得及。”

    他看着那慢慢黯淡下来的天空,心里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今晚还会和昨晚一样吗?”

    随即他给镜鬼传递了一个消息:神算子现在在哪?

    镜鬼:袁府。

    田水火:太阳下山之后带他回大帅府。

    安排了神算子那边之后,田水火将心神放到了刘长青身上。

    刘长青布置阵法的速度很快,骑着马往地上一扔阵旗,阵旗就自动的插在地上无风自起。

    这个镇邪雷法的范围大概是一个方圆五公里的圆,可以将整个镇魂塔纳入其中,还留出了很大的空地。

    “田兄,好了。”

    随着刘长青的声音传来,田水火扔掉烟头,随即二人再度策马扬鞭,很快就到了炮兵阵地这里。

    “大帅!”

    上前的正是张副官,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请示田水火下一步的动作。

    “瞄准镇魂塔,给我轰烂了他。”

    “是!大帅!”

    得到了田水火的指示后,张副官眼前一亮,随后冲进了炮兵的阵地抢过来一门意大利炮也想过过手瘾。

    田水火见到此情此景,他竟然也起了下马的冲动,他也想摸摸那传说中的意大利炮。

    但是他不会用,以后学会了再说吧,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儿戏。

    “柱子,给我瞄准了轰他娘的!”

    张副官的声音传来了,意图明确,先让柱子调试一下炮击位置。

    咚!

    炮弹出膛的声音响起,巨大的后坐力掀起了一阵的尘土。

    听到这么一声炮响,田水火只觉得心旷神怡,“男儿当如此啊!”

    “柱子,你他娘的打歪了!”

    张副官狠狠的拍在柱子的头盔上,但是柱子也不甘示弱,“张副官,第一发就是调整的啊!”

    “你他娘的还敢犟嘴是吧。”

    这回张副官没有再动手,因为柱子说的确实是对的,他就是想打打柱子而已,随便找的借口。

    果不其然,第二发炮弹精准命中了镇魂塔。

    但是对于镇魂塔那个庞然大物而言,一发小小的炮弹似乎杀伤力并不是很大。

    田水火透过【金丝眼镜】看到那个被炮击出来的缺口处开始喷涌出大量的黑气,里面若隐若现几个炭黑色如枯木一般的鬼物。

    距离太远,还有黑气的遮拦,借助望远镜也不能完全看清。

    但是传递的信息足够明确了:镇魂塔已破,鬼物就要出来。

    “张副官,继续,给我轰得连渣都不剩!”

    田水火向着身后吼道,炮击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更多!

    镇魂塔不破不立,必须把它彻底炸毁。

    咚咚咚!

    田水火听着炮弹出膛的声音,仿佛听到绝美的交响乐一般,从出膛到爆炸,一首优雅的曲子。

    长达十五分钟的炮击,镇魂塔终于不堪重负,倒了。

    苏白悄悄来到田水火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

    “田,好壮观啊。”

    有人看山,有人看海,有人在私人影院相拥缠绵。

    苏白怎么也不会想到第一次和田水火出来看风景就是看一个塔的倒塌。

    不过,夕阳西下映着遍地的白雪,二人静看古塔的倒塌,不也是很浪漫的吗?

    至少苏白是这样认为的,虽然不知道田水火是怎么想的。

    “刘长青,没出意外吧?”

    镇魂塔已经倒塌了,田水火通过【金丝眼镜】已经看到里面如蚂蚁出巢一般的炭黑枯木鬼物们了。

    他们四散开来,试图逃离这里。

    “大,大帅,那是什么?”

    张副官没见过这样的画面,那跟烧火棍子一个色儿的是他妈的什么鬼东西。

    和之前在晋府见到的是一路货色吗?

    现在张副官知道田水火为啥炮轰镇魂塔了,那是为了放出鬼物来找乐子啊?!

    “副官你不知道啊?那不是鬼吗?”

    田水火看着张副官那惊慌失措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玩,忍不住捉弄了他一番。

    “大帅,那得1000多鬼了,我们才100人,优势不在我啊,娘希匹!”

    张副官开始集合队伍准备反击鬼物,在他眼里什么他妈的鬼物,先给他一梭子再说。

    但是张副官却看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那些焦黑的烧火棒子们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根本冲不过来。

    “田兄,没有任何的意外,阵法生效了,只需要借助天雷破灭了这些邪祟就行。”

    听到刘长青的话田水火有些发愣,“不是镇邪的吗?怎么变成了破邪?”

    “我也不清楚,我学的这个阵法就是镇压的,但是一触到天雷就会把他们全部灭掉。”

    刘长青无奈的摊摊手表示不是自己的主观想法,而是镇邪雷法本就如此。

    “意思就是一打雷他们就得死了?”

    “正是如此。”

    得到刘长青的答复之后,田水火有些不解。

    自己是镇压的人,不灭他们,然后交给天意吗?

    “这不是一种变相的逃避吗?”

    看着那些被关在镇邪雷法中的邪祟,田水火望着他们微微出奇,“他们经历了什么?怎么没有惊悚片段?”

    这样想着,田水火突然一激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镇魂塔:日夜哀嚎的怨灵为何开始躁动不安,又是怎样的存在打造了这样的地方,他的对错交予后世评判。但如今,是错了。】

    “所以是什么人建的镇魂塔?”

    来不及多想,田水火突然感到一阵困意袭来。

    “不对劲!”

    “苏白、巡天、刘长青!你们困吗?!”

    苏白几人也是顿时震惊起来,几人都感到了困意,但是困意不大几人并没有在意。

    “如此看来,和第一晚一样,我们快走!”